.爱与欲的交织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爱与欲的交织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爱与欲的交织

    叶仙仙羞怒交加,手指甲扣他手臂的肉里,再次嚷道:“姓纪的,你敢……啊……”

    纪北眼睛发红,“老子还就他妈敢了。”阳具挠向软嫩小穴深处,湿热穴洞紧紧包围他的,出乎寻常地舒服。

    欲望而已,再舒服又能怎样?

    干了她,老子他妈的就不信戒不了。

    不够,不够,再重一点。

    纪北摁紧叶仙仙,伏腰挺动,大阳具在穴洞里连续地深挠,不停地深挠,猛力的撞击,狠戾的蛮冲。

    男人和女人的性器撞击,撞出惊心动魄的声音。

    挨着的门板跟着“哐哐哐”的响。

    纪北裤子下滑,腿部线条流畅贲张。

    怕外头经过的人听出异常,托着她的小屁股往沙发上走,中途一面走一面用阳具使力往上顶击。

    叶仙仙的兔耳朵发箍歪歪斜斜挂着,长发松散,因男人剧烈的动作而飞舞甩动。

    两团奶儿上下晃,摩擦在他的胸膛,奶珠肿红。口中发出急促的喘息,“姓纪的,你个老王八蛋。啊……啊啊……”

    她说一句纪北就顶的狠一分。

    酸……

    麻……

    软……

    酥……

    各种强烈的刺激洪水般袭来。

    叶仙仙张着嘴,似一条缺水的鱼,娇弱而无助的喘。而她的人却如同一截柔软的藤蔓,缠绕在纪北身上,随着他的撞击动作上下摇摆。

    纪北被她媚肉褶皱缠绞,层层叠叠,一张一驰地有力收缩,绞的阳具发胀,身体温度攀升,欲仙欲死的快感顺着纪北的阳具传导到他周身的每一个细胞。

    “叶仙仙,嘴巴别太能。”

    “老王八蛋大鸡吧干你!干死你!”

    “小屄咬的这么紧,不是很喜欢吃我的大鸡吧吗。”

    操了!叶仙仙心里气,却不可否认她的小穴儿喜欢吃纪北的肉棒,每一下的撞击,都让她震颤。

    叶仙仙被纪北压在沙发扶沿上,头后仰,抹胸裙卡至胸脯下小胯骨上堆着,完全成了摆设。

    难道就因为他对自己有意思,就可以想摸就摸,想睡就睡吗?

    “服不服?”纪北的声音比她还哑。

    “服你个鬼。”

    “嘴硬?嗯?”纪北紧握住她一用力便似要折断的细腰,将她两条腿抬高再下压,让肉穴以最能承接他的姿势,伟硕的生命体重重撞了进去。

    一遍一遍的戳着属于他的章。

    有的男人天生如鸢,昂着头颅傲然翱翔,本性悍气,哪怕按着他的头,哪怕拧断他的脖颈,他亦不会就此趴下服软。

    可如今,在她面前,头一次低过一次,直至低入尘埃。

    他纪北勾勾手就有不知凡几的女人愿意让他睡,也是贱,迷上谁不行,非得迷上这么个不把他当回事的小丫头。从最初的一点点心动到逐渐的沉沦,再到一想到舍开便有剜心的痛。如一支长矛,贯穿心脏,以摧枯拉朽之势把他钉在爱欲的峰崖上。

    那是种隔山望海的无奈!

    纪北扶稳叶仙仙的腰,以免她滑下去,这样的姿势让阳具抽插的更为顺畅,阴道壁一缩一缩的蠕,产出一汪汪蜜液,又湿又紧又滑。

    狂猛冲刺。

    “啪啪啪……”

    沙发被撞的“吱呀”乱响,偏离了原位。

    “小流氓爱吃老流氓的鸡巴。”

    操他个蛋。

    一根老黄瓜,谁稀罕。

    汗水打湿鬓角,叶仙仙五感混沌,咬着牙极力保持着意识的清醒,心里恼极。

    这时,她蜷起的脚趾忽然被湿热的东西在吸吮,痒得慌……

    那,居然是纪北的嘴。

    叶仙仙脑中轰然炸开。

    要睡她就好好儿的睡,玩什么花样。

    “纪北,我操你大爷。”

    纪北蓬勃的生命体用力一戳,“你拿什么操?鸡巴你有吗?”

    “纪北,我操你祖宗。”

    “叶仙仙,我先操了你。”

    纪北站在地上,身子微微倾斜,双臂撑在她两侧,腰部伏挺,大棒子在小穴里快速进去。没有初尝情事的急切毛躁,抽插时亦稳重,狂野。

    整根进整根出。

    一下快过一下,一下深过一下的刺入。

    律动之中,有汗从额角滑下,顺在鼻子尖。滴在叶仙仙的胸脯上。

    纪北的嘴还在吸吮她的脚趾,叶仙仙受不住了,身子软成一滩水,微微的抽搐。小穴紧紧一缩,一股热烫的水从小腹里如溪流般潺潺流出,全身软到了极致。

    竟是又一次被他弄上了高潮……

    叶仙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骂,“纪北你这个老混蛋,老流氓,就会欺负我……哇……”

    她哭了……纪北渐渐冷静下来,紧蹙的眉舒展开来,揉了揉眉心,没得到释放的欲望还在肿胀着,他却顾不得了,也没了心思。

    .爱与欲的交织

.爱与欲的交织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