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第76章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第76章

    纪北搂着叶仙仙,把裙子拉好,抱了她去到床上,手轻拍她的背,以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语气轻哄,“好,好,纪北是个老混蛋老流氓,随便骂,别把自己恼狠了。”

    认识纪北的人绝不会想到他还会有如此温柔小意的一面,只能说,在喜欢的女孩面前,再坏脾性的男人也有他的温柔和体贴。

    刚才还一副要吃了她的凶相,现在又装起什么好人来了?

    叶仙仙不理他,也不骂了,就是哭。

    纪北从没哄过女人,只一味的轻轻拍着,“乖,是我不对,下次我轻点儿。”

    “还有下次?”叶仙仙炸了,从他怀里抬起头,用哭红的眼睛瞪着他。

    微微下斜的眼尾本就显楚楚柔弱,又因哭红而加持到了十分,睫毛沾着水珠,如春花承露,娇柔的难以形容。

    纪北目光柔软,“好,好,没有下次。”

    叶仙仙头一趴,又开始哭。

    怎么又哭了?

    纪北蹙起眉头,怎么没完没了啦?

    他想了想,既然柔的不行,那就来硬的。捏住她圆鼓鼓的奶子揉,粗着嗓音说,“再哭我还操你。”

    叶仙仙睁圆了眼睛,眼泪珠子半挂着,“你,你,你混蛋……”

    用手背揩去她的眼泪,纪北又放柔声音,“乖,不哭就不操你。”

    什么流氓逻辑?

    叶仙仙气结,可还真的不敢再哭,否则谁知道这老流氓会不会真的又给她来一发。

    背过身去,理也不理他。

    纪北见方法有效,松了口气,揉了揉她头发,起身去卫生间给她拧了湿毛巾擦拭。

    叶仙仙累的不想动,随他摆弄,身体舒爽下来,气息跟着微弱。迷迷瞪瞪的就要睡过去。

    “穿这么紧就睡,也不嫌难受。”纪北无奈,在她面前,自己就有操不完的心。脱去她的裙子,又擦好背,给她搭上一角薄被。

    忙停当,那儿早也软了下去。纪北摸出一根烟去到沙发上抽。

    差不多抽到半根时,手机再次响了,把烟叼在嘴里,拿出来看,是王益阳打来的。

    摁开接通。

    “纪队,作案工具找着了。我们现在正在核对指纹。”

    “嗯,我马上回去。”

    纪队灭掉烟,回头朝房内看了一眼。

    “小丫头片子。”

    晨光熹微,朝阳隐现。

    叶仙仙是被尿憋醒的。

    一下地险些跌倒,双腿酸软无力,像连跑了十来公里,昨晚的画面在脑中浮现,那一帧帧可都是动作片啊!

    叶仙仙捂着脸,又羞臊又委屈,而昨晚的哭大多源于此。

    趿上鞋摸到卫生间放了水,看到镜子里眼睛微肿,脖子下落满青紫不一淤痕的自己,她剩下的睡意都气跑了。

    “诶!这让我明天怎么见人呐。”

    “老流氓,再有下次,我,我咬死你。”

    躺回床上已经没有了睡意。叶仙仙拧开床头台灯,瞥见床头有杯八分满的水,心忽地就一悸,莫名的,想起了纪北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跟了我,我会对你好。

    他对她或许不够温柔,或许过于霸道,可他用了心,从一点点的入微之处。就是这一点点的小体贴最是暖人心。

    叶仙仙盯着那杯水,久久出神。

    胸口像有什么发酵似的,闷闷的。

    端起水杯,几口喝干了便靠在床头发呆。

    虽然初恋以失败收场,心底深处仍对爱情怀有憧憬。

    有一个朴实而简单的愿望:她爱的人是她的爱人。

    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愿望因为系统的存在变得不再简单。但付出的同时,得到的回报亦是丰厚的,叶仙仙并不抱怨,甚至是感激系统的。苦日子过的多了,她远比别的女生现实,把得失计较的重,所以才一次次推开纪北。

    人汲汲一生,无非为了过得更好。她有捷径,为什么要放弃。

    闹钟铃把她思绪拉回。

    穿了件带扣子的短袖衬衫,把领子扣到脖子根,好歹把那可疑的痕迹遮了。

    走到校门口,叶仙仙发现易阵风居然和她同一时间进来的。

    她微一点头,从他身边走过。

    “叶仙仙。”

    听到声音,她回头,浅浅的笑,脸颊边笑窝浅淡,“易班长,有事吗?”

    客气而疏离。

    易阵风眉头微皱了一下,他不舒服,很不舒服,想不通哪里出了问题。

    这段时间以来,她对他若即若离。

    有时候她看着你,就能让你有种仿佛全世界她只看得到你的崇拜感。可一转身,又让你仿佛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多看一眼也嫌浪费。

    他也怀疑过是不是因为卫炀,但通过仔细观察,卫炀纯属单恋。

    易阵风非常不喜欢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

    .第76章

.第76章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