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我背你!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来,我背你!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来,我背你!

    第123

    “啊…啊……使劲呀……好人儿……好哥哥……好爸爸插快点…干我…使劲干我…………”

    对于怎么叫床,叶仙仙已然轻车熟路,也知道怎么叫,叫什么能让纪北愈加勃发。

    “好哥哥干你,干的你叫~”

    纪北送越来越快,大鸡巴几乎是毫无停顿地撞击着花心,花心颤乎乎的软,舔涤着他的顶端,畅美极了。

    特别是娇花似的女孩乖巧温顺的在他怀里,没有恶语相向,没有抵死反抗,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她的肉怎就那么绵,绵得叫他舍不得停。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叶仙仙依然被笼罩在他的阴影里,男人狂放而贪婪的抽插不止。

    呻吟的声音渐渐从“好哥哥使劲干我”变成了“好哥哥饶命啊够了”。

    沙滩上,少女内里穿着分开式的泳衣,外头罩了一件纱衣。

    海风吹来,纱衣飘飞,美好的身段曲线勾勒。加上比夏日之日更明丽的娇颜,引得众多男女游客频频看来。

    男游客想搭讪,却畏于少女身边有个一看就不好惹的男人。

    不远处有数人在玩沙滩排球。可能是打偏了,球滚到了少女足边,她弯腰拾起,飞打回去。

    姿势优美,动作到位,引来一片叫好声。

    纪北皱起眉,脸有些黑。招蜂引蝶的本事又见长。

    叶仙仙拍拍手里的沙,笑了笑。外婆家就在海边,以前没少见人玩,久而久之便也会了。

    想起外婆,叶仙仙心头难过。除了奶奶,外婆是对她最好的,五岁那年,她发高烧,差点烧坏了脑子,全是外婆一人衣不解带的照顾她。但那次高烧后,很多五岁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外婆那双熬的通红的眼睛。

    亲人已逝,记忆里他们却永远鲜明。

    或许该找个时间回去祭拜一下了!

    揉了揉脸颊,叶仙仙眉宇恬淡下来,对纪北道:“我们去拾贝壳玩吧。”

    有贝壳的在另外一个区域。

    纪北本就为了带她玩的,牵上她的手,“走。”

    她目光掠过他右手刚脱痂的一道长伤口,垂下了眼睫。吸了口气,重新抬起,噘嘴抱怨道,“腿软…都怪你…”

    “嗯!都怪我。”

    纪北眸中笑意蔓延,也不揭穿,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我背你。”

    海浪涛涛,碧海蓝天。

    沙滩上留下一排男人的大脚印。海上的太阳放射出柔和的光线,照在相背的二人身上,暧昧含蓄,恬静温馨。

    男人的背宽厚有力,仿佛能驮起一座山。给人无限的安全感。

    叶仙仙戳了戳,硬邦邦的,比起他那根坏东西也不遑多让。其实她能自己走,可上午她哀哀求饶他都不放过她,总要给他找点麻烦不是?

    发丝拂过脖颈,再被她的手戳来戳去,纪北痒得很,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威胁说:“再戳,把你丢出去。”

    “你敢。”

    “试试。”

    叶仙仙还就不信纪北真敢丢,眼睛一眯,往他背上继续戳。陡地,身体飞起,在空中打了个转。

    “啊……”

    尖叫着下坠中,忽然跌入一弯温暖的怀里。

    “纪北,你混蛋。”她惊魂未定的攀着他脖子,啐道。

    “嗯!是有点混。”

    “耍花招好玩吗?”

    “还行。”

    “你……”叶仙仙还想说什么,却见纪北笑了,笑声低低沉沉,眼瞳明亮耀眼,仿佛漫天暖色调的云彩都聚在了他眼中,浮光碎影。

    叶仙仙的心情也随之豁然开朗。

    耍花招就耍花招吧!

    随他……高兴!

    纪北抱着她,“我们能这样,真好。”

    低头含住她的唇,撬开贝齿吮吸。

    温柔的要命。

    良久才分开,分开后,叶仙仙唇瓣镀上一层不知是谁的津液,如裹了层糖浆般色泽诱人。

    沙滩边有卖贝壳饰品的小摊。叶仙仙跑过去看,纪北挑了两串项链两串手链买下,递给她,“戴着玩。”

    叶仙仙笑嘻嘻接了,一串戴在脖子上,一串在手臂上环了几圈,和手链一起戴。走动间,叮叮当当的响。

    漂亮的少女配上美丽的饰品,绝对的活广告。摊贩灵机一动,指着叶仙仙和纪北,立马向别的游客招呼起来,唾沫横飞,“你们看她女儿戴的,多好看,难得来玩一次,买点回去做个纪念也好……”

    纪北脸黑的滴水,懒得计较,拉起叶仙仙就走。

    操他大爷的,虽然他是长得老成,可也不至于老的能当她爹吧?

    叶仙仙笑的弯下腰,“爸爸……哈哈……”

    纪北脸更黑了,一把揽过她,咬牙切齿道:“晚上有的是你叫爸爸的时候。”

    她一噎,捂了嘴不敢再调笑。

    两人走到人较少的一片沙滩区域。

    叶仙仙拾来很多贝壳,纪北摆图。

    .来,我背你!

.来,我背你!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