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滩夜事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海滩夜事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海滩夜事

    第124

    花贝壳摆了一个大大的仙字,仙字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北字。

    “为什么你的北在我里面?”

    纪北睨她,意有所指,“当然是在你里面。”

    到了夜里,果然如纪北所说,叶仙仙又被他干的直喊爸爸。

    期间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是莫玊发来的。

    “小叶子,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今天偶然买到的苹果很甜脆。你爱吃,我给你送一些过去吧?”

    仔细算了算,她大概有一个多月没见到莫玊了,实际也不过四五天,还真有些想念他了呢!可她刚还和别的男人滚了床单,有什么资格去想念他。

    其实钱碧雨说的没错,她确实是个碧池。

    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水性杨花,下贱淫荡。

    默了默,回复过去。

    “我现在在外地,过几天才回去,回去我找你。”

    记北走出卫生间,见叶仙仙捧着个手机,神色木木的,走过去问,“玩什么呢?看你脸苦的。”

    叶仙仙把手机屏幕摁灭,塞进枕头下,转开话题,“明天我们玩什么?”

    纪北对她的小动作不以为忤,只当是她过于忌讳隐私。道:“冲浪?潜水?随你喜欢。”

    翌日,两人痛痛快快玩了一天。原本傍晚纪北就该回局里了,实在撒不开和她独处的时光,顶着给老局长的训斥又多请了一天假。

    好在是背着那丫头打的电话,不然脸面难保。

    海滩上偶有人声传来。纪北抱着叶仙仙坐在一块平石上,遥看海面潮卷潮落。

    入夜,一轮明月洒下淡淡柔光。

    纪北埋首在一对丰美白嫩的乳房里,细腻无暇的乳房连天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他口一个,手一个,舍不得顾此薄彼。殷红的乳蒂嘬的凸起,油光水滑。

    “嗯~”叶仙仙磨动着臀,瘙痒入心。她是跨坐在纪北身上的,而臀缝下头赫然插着一根大鸡巴,磨动中骚水涓涓直流。

    纪北的大鸡巴钻在少女温暖紧密的肉穴中,热气蒸腾在鸡巴上。而少女紧而密的磨,不留一丝缝隙,每一下的磨动都让他仿佛飘在云端,那种畅美的快感直入脑髓。

    “唔……”纪北克制不住的闷哼出声,浑身的肌肉都为之收紧。更加大力的揉捏起手中的奶子,肉脂四溢,形状变化多端。

    “啊~老~老流氓~你轻点儿~~”

    “轻了你能爽?嗯?”纪北带了微粒的舌苔刺激着敏感的乳蒂。

    叶仙仙呼吸都颤了。

    二人所在的比较偏僻,入了夜少有人来,倒是被老流氓逮了机会。叶仙仙觉得自己也是够了,居然跟着他一起疯。

    但听着涛涛海浪的声音,吹着凉凉的海风,还有柔柔月华的倾洒,和感觉不错的男人做着羞羞的事,似乎别有一番趣儿。

    叶仙仙用穴儿磨纪北肉棒的时候不自觉带上了磨鸡蛋时练出的磨法,一个多月的训练,动作和磨法已经刻进身体,成了一种本能。只要姿势合适就会不自觉磨出来。

    让纪北舒服了的同时,她自己也受益匪浅。毕竟女人在上面动,深度、浅度、力度、包括角度都可以由着自己掌控。

    肉棒好像在窄穴里被一只小手紧紧握着,不住捋动,又痛快又舒爽。纪北不知道她还有这一手,以后的性福生活绝对有了保证。想到和叶仙仙以后一起生活的情景,纪北心头一片火热。

    想说我爱你,但这么肉麻的话他说不出口。

    变成了唤她的名字。

    “叶仙仙……”

    一边吸嘬着她的奶头,纪北一边呢喃着她的名字,似要将心底所有的情感通过一声声呢喃传递给心尖上的姑娘。

    男人的声音不算大,在海浪声中漂浮,化作一道道音符,带着难以言说的力量,穿透进叶仙仙耳中,直刺入心。

    “咔嚓”碎裂的声音,坚固的心房又坍塌了一角。

    不想去深究,也无法去深究。

    她闭了闭眼,掩去眼里软弱的情绪。扬唇一笑,邪邪的,透着淫荡的意味,“老流氓,被我操的爽不爽?”

    圆臀抛上抛下,磨动的更加卖力。媚肉搅动着大肉棒,在这两天里被频繁开发的小穴尤其敏感,哪里受得了这般紧密的摩擦,酥麻感直入骨髓,穴儿内汁水淋漓。溅出来打湿了纪北的一丛丛黑毛和她自己的稀疏黑毛。

    纪北抬起埋在她胸前的脸,漆黑的瞳子危险气息迸发,“再说一遍。”

    海风将少女垂在肩头的黑发拂的飘舞,紧致的肉臀在男人胯骨间上下起落,男人怒涨的大肉棒在肉花瓣里一进一出。

    .海滩夜事

.海滩夜事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