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个骗子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她是个骗子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她是个骗子

    一种温暖自莫玊心头漫散开来,那是一种清晨阳光从窗户照进房间的清新温暖感。只是能照去他的一身泥垢吗?

    莫玊抬手去触她的手,带了薄茧糙皮的大手裹包住小手,“陪我一会好吗?”

    叶仙仙在他旁边躺下,手挨着手的距离。闭上眼睛,单纯的睡觉。

    ……

    夏晨安忙到接近下班时间就开始归心似箭,往日总会再加会班的他今天头几个离开的公司。引得不少同事侧目。

    令他失望的是本应等他归家的少女却杳无踪迹。

    “维拉……维拉……叶维拉……维拉别玩了,快出来……”

    夏晨安目露焦狂,疯了般寻找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能藏人的角落。没顾上开空调的他满头大汗,领带歪斜,狼狈的失了形象。

    倏地,他看到餐桌上压了张纸。

    写着:亲爱的晨晨,伊露艾塔上神已为维拉开启通往迷之森林通道,请原谅维拉的不告而别。

    忘了维拉吧!

    对不起。

    竟是不告而别,他不敢置信的盯着纸条,普通的一张纸条都快要被他盯出了一个洞。

    “叶维拉,你这个骗子。”

    “骗子,骗子,骗子……”

    “骗子,连个再见都不给我。”

    “昨天把我当爱人,骑完后今天说忘了吧……”

    夏晨安跌坐在地,低低的垂下了头。背着光处,无声的拭去了眼里的一滴泪。

    此后每次上下班,他总会在和她相遇的位置站一会,期待着奇迹再现。

    日复一日下来,两日的香艳情事仿佛只是来自他幻想中的一场春梦。梦中女孩的面容却如此清晰。

    那么清晰。

    ……

    叶仙仙梦见了夏晨安,他在到处找她,找到她掐着她脖子说她是骗子,骗子骗子……

    “我不是故意的。”

    忽地睁开眼,窗外天色黑透,旁边莫玊呼吸清浅,才发现是个梦。她揉了揉脖子,低叹一声,无声的说了句对不起。

    莫玊也醒了,问道:“做噩梦了?”

    “惊了下,吵到你了。”

    莫玊伸手揽着她,“别怕,我陪着你。”

    叶仙仙贴着他的体温,心里沉甸甸的包袱始终压着她,喘不过气。

    第一次开始自审,这么昧着良心做任务真的好吗?

    虽然她没有骗钱,和潮音又有何区别?

    觉得丑陋,觉得羞耻。

    摩挲着莫玊的脸,往她这边别,嘴唇从他脸颊上掠过,然后是嘴唇。又快又急的贴吻上,舌头往里面钻,左右吸舔,像亲吻儿时最爱的棉花糖。

    莫玊搂紧她,回应这没有章序的吻,心跳失控,越来越快。

    叶仙仙轻咬他唇,说:“阿莫,我是个坏女孩。”

    莫玊眼睛明亮执着,“在我心里,你始终完美。”

    她眉毛揪起,翻身压住,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莫玊,再敢来一句,我就睡了你。”

    莫玊回望她,口吻很轻,“莫玊是叶子的。”

    “嗷!你成心。”

    莫玊轻轻的笑。

    淡淡的光揉在他脸上,显得格外英俊。叶仙仙手指从他眉眼划过,“你喜欢我?”

    他微卷的长睫毛覆下一片暗影,微不可查地点点头,声音很低,很小,仿佛说一个秘密:“喜欢。”

    “为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

    “嗯!”

    无厘头聊天抚平不少叶仙仙压抑的心情,唇角不自觉弯起来,五指抓呀抓,做吓人状,“莫玊莫玊,我要来睡你了。”

    说着,去抓他的衣服。

    结果莫玊完美配合,衣服很快脱去,只剩下内裤,里面包着男性器官,很大一条。

    已经是硬起的状态。

    叶仙仙隔着内裤握住,整整一个圆满,往上一点便握到了一圈镶珠,有些硬。

    好玩的拨了拨,问:“镶上珠不会难受吗?”

    莫玊道:“习惯了。”他稍稍一顿,续道:“你如果不喜欢我去取了。”

    叶仙仙何其敏感,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卑微和小心翼翼。心尖又似被什么响了一下,涩涩然的疼。手指在钢珠一圈上下撸滑,笑嘻嘻的说:“谁说我不喜欢了,说好了,不准去取掉。”

    低下头,吻他身体,锁骨、胸膛、小奶头……

    她不是个不计后果的人,可碰上莫玊一再破例。

    暗色里,隐约能看见莫玊黑亮的眸中闪现出意乱情迷的意味。但她知道莫玊的忍功比一般男人强的多,从上两次的深度接触里就窥见一斑。

    .她是个骗子

.她是个骗子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