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旅:木房东俏房客5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第一旅:木房东俏房客5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第一旅:木房东俏房客5

    易成回头看了一眼二楼,少女头上戴着报纸卷成尖形的帽子,穿着牛仔背带裙,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眸此时含了怒意的看着他,不说没有威慑力,更像是秋波送情。两条不长的辫子随意垂坠在凸浮的胸前,辫尾绑着的碎花蝴蝶结恰好在最顶端的位置。易成眼皮倏然跳了跳,那柔软的触感似在他背后存了档。

    收回视线,易成唇角几不可查的弯起一抹小弧度。留给她一个后脑勺,扬尘而去。

    床靠窗,把淘来的地毯铺在水泥地上,边边角角修了修,顿时让这间屋子有了不一样的感觉,经过两个小时的打扫和布置,新居终于有了点居家的味道,床上铺的,窗上挂的,以及桌上铺的都是选的田园风小碎花。

    这一番布置可花了她不少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叶仙仙会尽可能的让自己过的好一点,舒服一点,其实这也是享乐主义在作祟。

    数了数余下来的钱,叶仙仙把钱收在木头柜子里,躺在新铺的床上,打了个滚。

    这里没有尾气,没有喧闹。宁静幽幽,空气中隐隐带了草木气息,说不出的美好。她打了个哈欠,瞌睡上来,没忍住睡了过去。

    黑炭房东早出晚归,叶仙仙是晚出早归,两人的时间线几乎不在一个点上,能碰面的机会非常少,倒是大黑和她的很熟,走哪跟哪,陪着她游湖,陪着她取景,写生的话往往要几个小时,大黑会在旁边自得其乐的玩,玩累了就会回来趴在她旁边,等着一起回家。

    猜测着应该是大黑炭没时间陪它,大黑太孤独了。湖东村村民经常能看到洋气又漂亮的女孩和条大黑狗悠然走在一起的身影。

    过人的美貌也为她招来不少搭讪者,对此,叶仙仙都是一笑而过,可能是搞艺术的关系,她非常讲究感觉,没感觉一切免谈。

    叶仙仙是被饿醒的,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平时都是在楼上用电磁炉或砂锅自己简单弄点吃的,但今天存粮没了。

    趿上鞋下楼准备先和大黑炭赊点吃的。

    楼下灯亮着,浴室里有声响传来。她没有不问自取的习惯,洗了个苹果坐着啃,等他出来。

    等她啃完,浴室门也开了。易成没想到她会坐在门口,怔了一下,手里抱着的东西不自觉紧了紧。

    叶仙仙朝他看去,瞳孔猛然缩紧,原来他竟是……

    只见易成通身只穿了一条四角裤,黝黑的皮肤肌理分明,线条流畅极赋美感,泛着健康的光泽。腿修长有力,小腿覆着层腿毛,但仅仅是一条,右腿竟是在膝盖以上的二十公分左右就没有了。四角裤下露出那一截残肢。

    他手里抱的是他的假肢。

    难怪开的是三轮摩托,难怪他要用拐杖拄着走,难怪没办法蹲下去,一切都有了解释。

    在她怔愣的当口,易成先回过神,垂下眼,拄着拐杖从她边上绕过去。

    叶仙仙注意到了这么一个细节,黑炭是左边对着她走的,可见在他心底有了自卑。

    有一种美叫残缺,她并不觉得身体残缺有什么可自卑的,或许是她没经历过所以无法体会。可见他这副模样叶仙仙就想怼怼他,比易成快一步的拦在他面前,说:“喂,大黑炭,我饿啦。”

    易成终于抬起头,刚好看进她乌亮的眼睛里,移开目光,直白道:“我不包饭。”

    小气鬼,他越小气叶仙仙越想和他对着干,“你多收了房钱,怎么也该补我几顿饭吧?”

    “不补。”

    “当真?”

    不用说,易成的态度是明摆着的了。叶仙仙阴测测的笑,手往前一伸抢过他手里的假肢,抱着自己怀里,睇着他道:“给我做好吃的,我就把你的腿还给你。”

    哎呀,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

    易成皱起眉,看着她,“一碗面,十块。”

    “你掉进钱眼里了?”

    这么小气的男人她真真是头一次见,长见识了。

    .第一旅:木房东俏房客5

.第一旅:木房东俏房客5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