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浪的女人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发浪的女人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发浪的女人

    父子俩带上叶仙仙,脚程慢下不少。顾忌着可能追来的黑袍人,卫尊不耐烦的催促,“走快一点。”

    “我,我脚软……”叶仙仙脸颊酡红,喘息不匀,仿佛下一秒就要软倒下去。

    卫尊秀致的眉蹙起,便不想再管她,转身时被拽住,“公子,别丢下奴家。奴家,奴家会走快一点的。求你了……”

    少女明艳的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似乎他若拒绝便是多么的铁石心肠。

    说话间,少女半软倒在他身上,绵软的娇躯,清幽的体香。

    这香气……

    和老色贼身上的一个味道。

    该来是被老色贼掳去时沾染上的。

    单纯的少年不会想到令他深恶痛绝的黑袍人会和身畔这个艳丽无双的少女是同一人所扮。

    卫尊把叶仙仙往背上一捞,背起她追上父亲,快速往山林外走去。

    卫尊的相貌偏阴柔,又不及弱冠,身材上就不是那么高大强壮了。叶仙仙趴在上面不是很有安全感。

    颈窝处有温热呼吸一拂一拂的,痒得慌,卫尊不禁侧了侧脖子,痒意稍减,但后背两团软软的挤压感却愈发明显。

    仿佛那里揣了两个大肉馒头。

    软绵绵的挤压让他身体变得有些奇怪。就像,就像被老色贼玩弄他时产生的热燥。

    卫尊语含警告:“别靠近我。”

    叶仙仙委委屈屈:“可,可是我控制不住啊!”尖巧到刀刻的下颌磕在少年白净的后颈。卫尊触电般,来不及多想便把背上的叶仙仙丢在了地上。

    地上满是野草,叶仙仙并不太疼,然后她就被看不过眼的卫秋阳背了起来。

    “爹,你有伤在身,还是我背她吧!”

    “伤已无碍。”余毒排尽,身上的伤基本都是外伤,看着可怖却是不深,敷了上等金疮药,又修养了几天,确实已经无碍。再者,这姑娘轻飘飘的,没什么分量,背着她甚为轻松。

    只是,背后的人很不安分,扭来扭去,一个劲儿的把她的一对大肉球往他背上蹭,头伏进他的颈窝,唇舌轻舔。

    卫秋阳明白儿子为什么要把她丢地上了。

    别说儿子还未经人事,就连他……

    卫秋阳绷着身体,脚下快速地迈着步。见背上姑娘仍不消停,在她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记。

    “别乱动。”

    卫尊走在卫秋阳身侧,轻抿着唇,他怎么不知道他父亲竟是个怜香惜玉的。

    呵

    “热,好热……公子,奴家难受啊,啊……”

    叶仙仙趴在卫秋阳健壮的背上,滑滑的小舌轻轻地舔舐着他的耳廓,口中发生类似呻吟的喘息。嘴含住他的耳垂,吸紧,支吾不清的媚浪声,声声传入卫秋阳耳中。她一边淫荡的在他背后磨压着她那两个于她年龄而言太过丰满的,圆滚滚的奶子,一边喊着热。热气直扑进他耳内。

    卫秋阳察觉到不对劲。

    这,分明是中了媚药的症状。

    以那老贼的行事作风,做出给女人下药这等下作事,一点都不足为奇。

    叶仙仙确实身中媚药,却不是别人下的,而是她自己。其实卫秋阳猜的倒也没错。

    普通媚药50朵小黄花一粒,极便宜。

    而用中媚药这个借口睡男人,是最便捷,也是最快的方式。

    男人能不受诱惑,那是因为诱惑力不够。就不知这对父子能否经受得住。

    拭目以待。

    背着个不停撩拨人,浪里浪气的女人,于男人而言是种折磨。

    卫秋阳禁欲多年,不去想也就过来了,但遭了黑袍人几番挑弄,禁了多年的欲望如关紧的闸门被拉开,浪涛汹涌。

    时值初春,朝阳醺柔,但委实称不上热。

    卫尊见父亲鬓边沁了汗,越沁越多,不忍道:“还是交予我来背吧。”

    “不必。”

    卫尊阴下脸。

    行。

    爱逞能你就逞。

    已是后悔一时心软带上这个拖油瓶了。

    不由狠狠剔了拖油瓶,她也正朝他看来,一双含情目波光潋滟,似含了一汪春水,直触人心。

    心口忽然如被一把小刷子刷过一样,捉摸不定的躁动。

    这女人,用这种眼神看他,她想干什么?

    叶仙仙:想干你啊!

    发浪的女人

发浪的女人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