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还是奸夫?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姐夫还是奸夫?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姐夫还是奸夫?

    “我和她又不熟,谁要她陪。”她拽着他的衣袖不肯放,话中的意思很明显。

    我和你熟,要你陪。

    最后,叶仙仙被安置在了楼苍之隔壁的东厢房。屏风摆件,各种用品库房里一应俱全,布置起来倒也方便。

    楼苍之去了书房。

    叶仙仙躺在软绵绵的床铺上,舒服的打了几个滚,这样的高床软枕才是生活的好享受啊!

    一夜好梦。

    当然是好梦,因为梦里她的姐夫在她身上撒欢儿。

    醒来腿间湿湿的,是媚药的后劲太足了?还是她太淫荡了?

    叶仙仙没有赖床习惯,醒了便起了。楼苍之早已不在府内,她一个人在正厅用过早膳,便开了直播,带着她的弹幕们在府里溜溜达达的闲逛起来。

    毕竟可能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熟悉一下环境也是应该。

    亭台楼阁,水榭池馆,看的弹幕们咋舌不已。

    在其他弹幕都在惊叹古时建筑的独特风貌,硬汉99却不随大流。

    [我就想知道播主的媚药怎么解的。]

    他的话一下就唤醒了其他弹幕的记忆。

    [不会是播主随便拉了个男人用吧?]

    [好想看播主被男人肏啊,一定很浪。]

    叶仙仙西子捧心,眼波荡漾,“人家哪里浪了……”

    [妈呦,哥哥骨头酥了。]

    [^,不是我小气,你没完成任务,奖励就给不了你。]

    两万朵啊!

    叶仙仙心在滴血,面上云淡风轻,“下次我再努力咯!”

    走进抄手游廊,海棠延伸进游廊,袅袅生姿。她拈下一朵,别入发髻,屏幕里的少女顿时更美艳三分。

    娇花儿成了陪衬,人比花娇。

    见多了自己怜弱楚楚的脸,现在换上这副明艳的,适应之后,她感觉也是挺不错的。

    真要分哪张脸更好看些,却有些难以见分晓。

    她那张更容易引发男人的保护欲。这张嘛,应该是看了更想睡。

    楼府管家找到叶仙仙时,被她姿容所慑,低头不敢直视,道:“百珍阁,千衣坊掌柜来了,请姑娘移步花厅。”

    百珍阁,千衣坊,分别是首饰铺和绸缎铺,都是京城达官贵人喜欢光顾的老字号。

    叶仙仙没想到楼苍之会这么细心,不禁想,是睡了她才这么照顾她,还是仅因为她是他的小姨子。

    心情复杂的挑了些首饰,又量了尺寸,两位掌柜便带了各自的活计回去了。

    楼府看来马上要有女主人了。

    就这姿容,难怪冷酷如楼大也为之折腰。

    叶仙仙把金镯,银镯,玉镯,一溜儿带到手腕上,欣赏了一下它们的美色便取了下来。

    “姐夫晌午不回府用膳吗?”

    管家正要说爷午膳极少会回府用,就见爷负手朗步而来。

    楼苍之今日依旧一身黑色蟒服,腰间束着革带,革带下坠着佩绶,愈发显得身姿挺拔,俊朗不凡。

    他看了一眼桌上摆着的首饰,皱眉问:“可是掌柜带来的样式不合你心意?”

    管家悄然无声的退出去。

    叶仙仙亲自泡茶给他,御赐的贡茶一泡开,甘冽香气幽幽直面扑来。深深吸了一口,把杯盏放到他右手旁。“多了也是浪费,这些尽够了。”

    [这是茶叶吗?古人太会享受了!]

    [有生之年,我要是也能喝上口茶叶就好了。]

    [等一下,播主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姐夫?]

    [确定是姐夫吗?我怎么看着像奸夫?]

    叶仙仙:大哥你火眼金睛,这都让你看出来了。

    楼苍之端起茶盅浅斟低酌起来,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撇开昨天那场荒唐事,他和她实在说不上熟。临时回府,不过是想看看她在府里适不适应。

    衣袖垂下,劲瘦的腕上,佛珠露了出来。

    楼苍之一抬眸,就见少女在盯着他手腕瞧,“喜欢我这个?”

    “君子不夺人所好。”她说,“看着挺稀罕的。”

    他手抚着那枚坠饰,转眸看向叶仙仙,“这个确实不能给了你。”声音轻,听不出情绪。

    午膳摆好了,两人移步去正厅。

    冯婆厨艺不错,没有了媚药干扰,叶仙仙吃的喷香,看她胃口这么好,楼苍之不禁多添了一次饭,多久没有与人同桌用膳了。

    有她在,家里好像多了丝人气。

    感觉还不赖。

    以后,便当多了个妹妹吧!

    姐夫还是奸夫?

姐夫还是奸夫?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