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啊!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君子啊!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君子啊!

    叮……系统又来了新任务:让阿境摸奶子,舔奶子。

    等等,阿境是谁?

    刘迣随从——系统解释。

    那个给她下暗手,累她下巴磕出血那人。刚刚撩车帘的应该也是他。

    从这几点看,就是没看过他的长相,叶仙仙对他的印象也一路下飙。

    她也发现一个规律,大任务,比如获取精液这类,要隔个一段时间才会发布。小任务,比如亲一下摸一下这类,就捉摸不定了。有时好多天不发布,有时一天就发布两。

    而且,周围有男人,就能触发任务,反之,只要老老实实呆在一个地方,触发任务的概率就小很多。

    但那样与画地为牢又有什么区别?

    车厢里的气温随着粗喘声加重不断升高,叶仙仙无意识的溢出一两声细细软软的呻吟,如一把带了棱刺的钩子,钩住刘迣所剩不多的冷静。

    叶仙仙觉得,再这样吻下去,她的嘴唇不破皮也得肿,万一叫她的好姐夫见到了,不好解释。

    腕上绑带的最后一个结扣悄悄拉开,然后身体以极其柔韧的姿势张开,四肢结成一张网,身下男子如同猎物一般被她紧紧网住。只那一对被男子掏出来的雪白浑圆压在他胸口,紧巴巴的,雪白乳肉和鸦青色形成视觉上的对比,更觉得中间那道沟壑深邃迷人。

    对自己的事业线叶仙仙比较满意的,从刘迣刚才一点不手软的捏它们来看,他也是比较满意的。是以,叶仙仙把两只大肉球使劲儿蹭他。

    刘迣没见过狐狸精,但苦读之余也曾翻过些画本子,画本子里面的狐狸精如何娇媚妖艳,刘迣没见过,也想象不出来,但刘迣觉得,那些狐狸精再妖艳,也不及此时压在他身上的女子一二分。

    真真是一点良家妇女的矜持都没有。

    或许,本来就不是什么良家女。

    烟花巷出来的?

    也不像,她身上并无丝毫风尘气。

    都说江湖女子不拘小节,江湖人?

    刘迣发散出去的思绪很快被打乱。

    女子舌尖媚里媚气地舔舔他的唇,声音更媚:“公子,打个商量好不好?”

    刘迣以一种自己从未听过的暗哑声音问她,“打什么商量?”

    叶仙仙把嘴唇滑向他耳边,“我和你睡一次,那十个闲汉就打发走吧,好吗?”

    刘迣感受着胸膛间的波涛汹涌,定了定神,“你看我像缺女人的?”对付男人这么老练,谁知道他是她的第几个。

    一看他神情,就猜到了几分他心思,叶仙仙瘪嘴,“您是官老爷,自然不缺女人。但我这身子也是干干净净,原是留着清白之身给我那未来夫君。奈何今日实被您风采所惑,一时放肆,做出糊涂事。您却不依不饶,要弄十个闲汉来……嘤嘤嘤……倘或真被十个男子那样儿……我,我可哪还有脸苟活于世。嘤嘤嘤……”

    合着还是他的错儿了?

    刘迣对上少女明艳含水的眼眸,咽了咽口水,“你走吧。”

    呃!叶仙仙眨巴一下眼,她正演的欢呢,他说让她走,是放过她了?

    “您,不打算追究了?”

    “罪不至死。”

    [送到嘴边的肉都不吃?]

    [君子啊!]

    [傻子吧?]

    其实叶仙仙也不知道该说他是君子还是傻子了。

    她微微直起身,调整了下姿势,揉了揉有些酸麻的肩头,可能是肌肤太滑了,一侧肩头衣裳滑下半个臂膀,嫩臂香乳,半遮半露,一点粉红微探出来,让人很想撕了那衣裳,一窥其庐山真面目。

    看着她这副勾人的模样,刘迣甚至怀疑她是故意的。

    果然——

    “可是,我舍不得大人啊!”

    她的声音又媚又软,撞击刘迣的耳膜,寒毛争先恐后立起来。脑中纷乱,没经思考的话脱口而出。

    “姑娘家居何处,若真心倾慕在下,在下选个吉日托媒去求亲。”

    昏了头了。他怎么就许下这种承诺了?

    完全不知底细,来路,他竟然失去了恪守和冷静……

    莫非是这女子有某种蛊惑人心的妖法?以至于明知不妥,可对上她那双烟波浩渺的美眸,他的后悔竟然维持不了两个呼吸的时间。

    君子啊!

君子啊!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