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相好……卫尊?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老相好……卫尊?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老相好……卫尊?

    刘迣:“方才谁在与你说话?”

    向来忠心耿耿,对刘迣没说过半句谎的阿境摸了摸脸颊,道:“许是大人听差了,未曾有人与属下说话。”

    那姑娘是贴在他耳畔同他说的,所处的位置又是马车后方,大人不可能看到。

    阿境心虚的不敢看刘迣。

    刘迣:“脸怎么这么红,黑龙卫的人给你气受了?”

    阿境:“不曾。”

    阿境夸上马车座驾,挥动鞭子,马车缓缓往刘宅驶去。

    刘迣靠在车壁,将遇上宋茴后每一个细节都回想了一遍,脸上的表情时而羞恼,时而温柔,蓦地,刘迣脸上的温柔突然凝固,口中呢喃:“虚子镇,有乌巷,虚子镇,有乌巷……”

    子虚乌有。

    好一个小骗子。

    刘迣脸色难看:骗子。

    只怕她对他说的那些话,十句有一句真就不错了。

    她究竟图什么?难道仅是为了调戏他,占他点便宜?又或者和他来段露水姻缘?

    若非黑龙卫意外出现,刚才他真会把持不住,直接在马车内要了她。

    这个放荡的女人。

    刘迣眼底已难掩怒意,狠狠喘了口气,方压住这满腔怒火。

    绕过两条街,直奔楼府的叶仙仙左眼皮跳了跳,她是不信什么跳灾跳财说法的,没当一回事,在系统商城兑换了颗修补伤口不留疤的药丸,摸了摸下巴,光滑一片,也不疼了。

    系统出品的,果然强大。

    在她走过的一家茶楼厢房中,两个男子一站一坐,一个应该说还是个少年。

    少年握着雅致的雨过天青色茶盅,却是未饮,虚虚握着,忍茶雾氤氤氲氲,目光随意的落在轩牗外的街衢,似在看来往不断的行人,目光却无具体焦距。

    站在少年对面的中年男子恭敬地禀道:“楼府的人嘴巴严的很,属下不敢靠近,楼府中是何情况未能打探到一二,是属下无能。不过属下撬开了千衣坊一个伙计的嘴,据他说,楼府来了个姑娘,楼大极是宠爱,穿的用的尽挑最好的。”

    少年如涂了胭脂的嫣红嘴唇呷了口茶,唇际浅浅的笑意已没了。倒是他小瞧了她,以为凭楼大的冷血和他对某个丫鬟的深情传闻,不会真看上她。却不想还真将她带回府娇养了起来。

    能笼络住楼大,手段不简单啊!

    也是,如果简单,怎么连他父亲也心心念念想着她。

    不过他坚决不承认他自己也在想着她。他只是气不过被她过河拆桥,来找她讨个说法。

    少年正是当日在京郊食肆和卫秋阳一同回了望崖山的听雪阁少阁主卫尊。

    回到望崖山,卫尊多次梦见女子白生生的肉体在他以前晃,嘴里咿咿:奴家痒,好哥哥给了奴家吧……

    每次醒来,他的亵裤总是湿的。

    属下寻了不少同样千娇百媚的女子送到他面前,他看了却总觉得烦,看一眼都嫌多,更别提有那种兴致了。

    原来不是只要长得好看他就有感觉的。

    或许是她不肯服软的倔强,让卫尊对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子心里总有一分记挂。楼大不是好相与的,父亲阻拦过他,可见他心意已决,临行前对他说:“若她愿意,带她回来吧,姑娘家娇气,别欺负了她。”

    卫尊连夜快马赶至京城。

    当初派去盯着楼府的属下却告诉他,楼大不仅没有厌她,反而对她宠爱有加。这让卫尊有种被戏耍了的愤怒。

    五月的天,骄阳灿烂,轩牗外行人如织,一抹少年装扮的身影停伫在一架小摊前,不知和摊贩说着什么,笑的眼如弯月,齿如新雪,在骄阳的反射下那么的明艳无双,动人心弦。

    这一幕映入了卫尊的眼,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中年男人见少阁主身形一闪,已是向茶楼下疾步而去。

    [播主快跑,你的老相好看到你了。]

    分出一丝注意力在虚空屏幕的叶仙仙看到这条弹幕,微微一怔。

    她哪里来的老相好?

    虽然这么想着,但并不妨碍她飞快向身后看去,恰好对上街对面茶楼楼上窗内的一张脸。

    卫尊。

    姓卫的不在他的听雪阁待着,跑京城来干什么?

    还有,卫尊什么时候成了她的老相好……

    来不及想别的,叶仙仙把手中正要买的糖人放回摊上,拔腿开溜。

    七拐八绕,来到楼府围墙的一处隐蔽角,脚下一个借力,轻轻松松跃了进去。

    老相好……卫尊?

老相好……卫尊?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