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花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彩花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彩花

    “奴婢小婵。”

    “奴婢彩花。”

    叶仙仙漫不经心的收回视线,“我只留一个,说吧,谁想留下。”

    小婵跪下磕头,“奴婢什么都能做,求姑娘留下奴婢。”

    叫彩花的婢女眼神微不可查的一紧,也跪了下来,却没磕头,盯着眼前的地面,“奴婢不敢说什么都能做,但会事事以姑娘为先。”

    其实叶仙仙留下哪一个都无所谓,但这个叫彩花的高挑婢女说的话更合她心意。

    对候在一旁的管家道:“留下这个叫彩花的就够了。”

    管家颔首:“但凭姑娘做主。”

    小婵眼露失望。

    彩花表情没什么变化,好似荣辱不惊,又好似早已心中笃定。

    管家带人离开,院里就剩下叶仙仙和她新得的婢女彩花,让张婆子领着彩花去熟悉一下府中环境,安排一下,再来她屋里当差。

    原本,叶仙仙是不习惯身边多一个人,尤其是女人,但这个叫彩花的高挑婢女特别有眼力见,很多事情她没有吩咐,只是稍流露出点意思,彩花就办的妥妥帖帖,让她都找不到好的理由打发她出去。

    就是彩花这名字,听着像采花,有点怪。

    但叶仙仙懒得费那个神给她改名字,也就继续叫彩花了。

    问起她的身世,原来是家道中落,不得已卖身为奴。

    叶仙仙没那么多同情心给一个刚认识的人,只说用用心服侍,她不会薄待了她。

    或许是彩花早先家境不错,动作之间偶然会流露一点不属于卑贱者的清傲,尽管彩花极力掩饰,叶仙仙还是看了出来。

    “以后在我面前尽好本分即可,无需跪来跪去。”

    “是,姑娘。”

    就在叶仙仙在书房勤奋练字,彩花在一旁侍候磨墨时,楼苍之派人送了东西来,全是簪环首饰,装了整整一大匣子,她都怀疑,楼苍之是不是把半个首饰铺搬空了。

    他,他想干什么……

    抬眸间,叫彩花盯着这堆首饰瞧,拣出一支分量不轻的金簪递给她,“这支赏你了,拿去戴吧。”

    彩花垂眸,接过金簪,“谢姑娘赏。”

    彩花把楼苍之送来的这一大匣首饰收进叶仙仙的妆奁盒里,背对着彩花的叶仙仙没有看到,彩花多次的磨牙和眼神的凶戾。

    这种微妙的表情在转脸间完美的收敛。

    春日里容易困倦,特别是无所事事的情况下,叶仙仙掩嘴打了个哈欠。

    “姑娘可是乏了?”彩花问。

    “我上榻小憩一会儿。”她说。

    走到窗边的美人榻旁,脱去缀着珍珠的软底绣花鞋,侧躺下去。

    “奴婢曾学过一手推拿的活儿,不如奴婢给姑娘松泛松泛?”彩花走到榻边恭敬垂首。

    这几天叶仙仙权当给自己放假了,且,婢女讨好主子,侍候主子,在她看来天经地义,并不觉得有何不妥,是以放松了肩膀让彩花按摩。

    玩笑的说:“先说好,若推的不舒服,姑娘我可是要罚的。”

    “若不舒服,姑娘尽管罚奴婢就是了。”

    彩花搬了小圆墩坐了,骨架比一般女子稍大点,却格外修长白皙的手叶仙仙肩上揉压起来。

    少女平躺着,曼妙的曲线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那粉白如珍珠色的肌肤向下延伸,直至延伸进那抹艳红的肚兜内。

    一对浑圆、饱满,即便躺着也格外的坚挺,形成两坐圆球形的高峰。将那春衫撑的高高的,格外的显眼。让人很想把那碍眼的春衫撕去,一窥内里风光。

    特别是从彩花这个角度看,玉壑深深,深不见底。手指揉压着双肩,问:“姑娘,这个力度可合适?”

    叶仙仙舒服的‘嗯’了声。

    彩花似不经意地说:“姑娘这对乳儿是真的好,又挺又翘。”

    叶仙仙听了这话,有些不自然的脸臊,斥道:“你这丫头,什么话都敢说,也不害臊。”

    现代时,因为系统奖励的十年时光停驻,身体没怎么发育。到了古代,这项奖励和体香丸一样也附加过来了。长到十六岁容貌就没变过,现在她十八了,仍是十六模样。

    但不知为何,她的乳房和臀却长大了不少,万幸的是,大归大,却不是八字奶,也没有在地球引力下下垂,而是似违法引力规律般的圆润坚挺,没有一点的下垂。像一对注了水的肉气球,超绵的弹性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忍不住多摸上一摸。

    彩花

彩花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