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迣求娶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刘迣求娶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刘迣求娶

    这声音,有丝耳熟。

    刘迣心忖。

    立于刘迣身后的阿境却突然抬起了微垂的脑袋,朝声音来源看去。

    不同于刘迣每日操劳公务,阿境只需要保护好刘迣的安全即可,有事没事他就会把那用奶子埋他脸的姑娘提出来想上一想。

    其中也包括她娇滴滴的声音。

    所以,阿境比刘迣更先想起这声音主人是谁。

    只是须臾间,刘迣也忖到了声音主人是哪位。随阿境一同看去,握在茶盅上的手一个力度一个力度的收紧。

    小骗子自称宋茴,而此女自称茴儿,真是踏遍铁鞋无觅,得来全不费工夫。

    却是没想到会是楼大家的女眷。

    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

    想到她对他的种种欺骗,还有那一句:“可是,我舍不得大人啊!”都让他难以释怀。

    更让刘迣难以释怀的,是那令他食髓知味的女人香,柔软而温存,绵密而香甜,仿佛在他身体上久久的盘桓,一直不曾淡去。

    楼苍之是何等人,刑讯侦查老手,刘迣和他随从的神色变化自然被他看在眼里。而他二人看的分明是宋茴走来的方向。

    楼苍之脸上的淡笑淡到看不出来了。

    世人都说刘迣端方老成,最是持重不过,看来言过其实。如此失礼于人前,也太过孟浪轻浮了罢?

    刘迣看到走来的少女,朱雀发簪展翅欲飞,尾翎鲜羽翙翙,摇曳在乌发间。一身交领宽摆襦裙,裙子下摆沿边绣了些简单的花做点缀,腰间系了一条腰带。她的腰很细,特别细,这样一穿更显得胸挺、腰细、臀翘。

    虽然是一身女装,刘迣却一眼就认出来了。

    眼前这少女可不正是称家住虚子镇,有乌巷的宋茴姑娘吗?

    她叫楼苍之姐夫,难怪那天马车上听到楼大要查马车时表现的那般惊惶,当时他还以为是女人害怕楼大的名头,原来却是他刘迣被愚弄了。

    楼苍之放下茶盅,慢条斯理道:“刘大人这般盯着斓昔的家眷,会不会太失礼了?”

    此时,叶仙仙也看到了刘迣,她险些失声,慌忙捂住了嘴。今晚的刘迣也是一身便服,上好的细棉布所制,袖口与衣摆用同色但更深一色的绣线,绣了些暗纹。让刘迣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器宇不凡,并没有被楼苍之的风采所压。

    但此时哪怕刘迣的风度姿容再好,叶仙仙也没心情欣赏,想到当日的所作所为,冷汗潸潸地冒了出来。

    定了定神,盈盈一福,曼声说道:“不知姐夫有客到访,扰了诸位,这便告退。”

    楼苍之颔首:“去吧!”

    临走,叶仙仙朝刘迣使了个只有两人才懂的央求眼神。刘迣捻着茶杯盖儿拨了拨水面上的茶沫,呷着茶,也不正眼瞧她,好像没有看到她的暗示。

    叶仙仙暗咬银牙。

    楼苍之若有所思。

    方才宋茴不管是态度,还是举止,都十分谦恭有礼。但他一直留神着她,见到刘迣时那细微的惊变神情,都没逃过他的眼睛。

    这俩人,莫非之前就已认识。

    这时,刘迣起身,敛袖下揖:“敢问都督,方才那位姑娘可是叫宋茴,宋姑娘?”

    楼苍之手指敲着茶案:“是又当如何?”

    刚刚的轻松气氛在这问与反问间变得有丝凝重。

    阿境盯着叶仙仙消失的方向,怔怔出神。

    “迣今日来是有个不情之请。”刘迣斟酌了一下语言,最后,还是直截了当的道:“迣与宋姑娘曾私定终身。都督既是宋姑娘的姐夫,不知可能做主将宋姑娘许配刘迣?”

    完了……

    躲在芭蕉树后偷听的叶仙仙听到刘迣这么说,真想用臭袜子堵了他的嘴,你说你,什么情况都不懂,提的哪门子亲啊?不是害人嘛!

    刘迣会在今晚拜访楼府,却是叶仙仙万万没想到的,早知如此,她就不会拖延到今天才去收集楼苍之的精液。对此,只能暗认倒霉了。

    也是那句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男人撩拨多了,相互撞见正常的很。

    这么一想,就好过多了。

    实在不行就溜,反正也是到了离开的时候了,至于任务,以后再说。

    刘迣求娶

刘迣求娶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