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迣被拒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刘迣被拒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刘迣被拒

    楼苍之没有马上开口,心里冷笑:你一个好龙阳的,也敢求娶我的茴儿。

    茴儿真要心悦刘迣,就不会是惊,而是喜了。

    再说,她亲口承认,她喜欢的,是他。

    是他楼斓昔。

    这俩人之间恐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内情。一想到此,楼苍之越看刘迣越不顺眼。

    “我妻将茴儿托付于我,我也待茴儿珍重有加。刘大人蟾宫折桂,天子近臣,年少有为,确实是佳婿人选。”

    刘迣越听越是欢喜,提起的心落了回去。甚至想到婚后他要冷落她几天,至于几天,就要看她的认错态度了。

    想到某些快意处,刘迣呼吸都有些粗了。

    却听得楼大幽幽叹息,叹息中隐含忧虑,“只是……”

    刘迣心一紧:“只是什么?”

    楼苍之略有停顿:“只是我是因爱妻身亡,故而至今未婚。刘大人年长我两岁,不知刘大人是因何还未娶妻?”

    “无人操持,又因忙于公务,耽搁了。”

    楼苍之神色冷然:“只怕还有别的原因吧。”

    刘迣再次一揖:“还请都督明言。”

    楼苍之:“当日马车内,刘大人和你那娈童交颈相缠,恩爱羡煞旁人呐。”

    娈童?

    霎时间,那天和刘迣在马车内的一幕幕浮现在了叶仙仙脑海中。

    下面不由自主的一酥。

    刘迣这样的人,看着都能多吃半碗饭。何况他下面那东西也非常壮实,回想起那时候摸到的物感,叶仙仙每个细胞像造反了一样兴奋。

    摸过的肉棒多了,渐渐的,她好像多了一个特异能力,只要看男人一眼,就能大概猜出他那个地方的大概尺寸有,以及,能不能满足自己。

    刘迣这样的,绝对差不了,她决定找个机会睡了他。

    意识到自己思想的邪恶,叶仙仙很是汗颜。竖着耳朵听,没有听到刘迣把她供出来,只说那天马车内的人不是娈童。

    莫非,刘迣是怕坏了她的闺誉?

    有了这个猜想,再看刘迣时就有了那么点不同。

    叶仙仙轻手轻脚地离开芭蕉树,往栀兰院返回。

    阿境驾着马车,渐渐驶出环子巷,主仆二人谁都没有开口,车轱辘碾出沉闷的‘轱轱’声。

    阿境终是没忍住:“大人,楼都督会把宋姑娘许配给您吗?”

    刘迣静静地闭上眼睛,将楼大说的话及说话时的神情拿出来仔细推敲。

    “先不谈刘大人是否男女不忌。我家茴儿芳年华月,刘大人却年近而立,只这一点,我认为你们就不般配了。”

    就只是拒绝了。

    刘迣想了一会,忽然生出个猜测,会不会楼大跟他这妻妹的主人其实是有那层关系的?孤男寡女,同府而居。光皮囊而言,楼大也是京中数得上号的美男子,而楼大也位高权重。那小妖精惯会勾引男人的,以她的能耐,楼大能抗住引诱?细枝末节,从楼大的表现,要说他们彼此之间没有瓜葛,刘迣说什么也不信。

    他也不是非宋茴不娶,但楼大这种明明自己有私心,却东拉西扯,非把原因往他身上推,这就让人很不高兴了。

    叶仙仙回到栀兰院,彩花依然在廊下等着,见叶仙仙回来,清凌凌的目光在她身上溜一圈,又看了眼她身后,整个人很有点多云转晴的意思,朝她迎来。

    一堆心事,叶仙仙就想一个人静静,打发了彩花,径自进屋去了。

    来楼府时,她什么行礼也没有,现在穿的用的能装几个大箱,不过这些楼苍之为她置办的东西她不准备带走。

    还有彩花这个大活人。总归是服侍了她一场,叶仙仙取了彩花的卖身契,又添了二十两银子,去敲了彩花房门。

    稍等了一会儿门才开。

    将银子和卖身契一并递给彩花,叶仙仙道:“你我主仆缘尽,今后你就是自由身了,这点银子权当我赠你的回乡盘缠。找个人家,好好过日子。”

    彩花没接,瞄了眼她身上的两样东西,低眉间隐去了眸中聚起的阴翳,跪下,膝行两步到她面前。

    “是奴婢做错什么了吗?”

    叶仙仙坦言相告:“不是你的原因,是我要离开楼府了,带上你多有不便。”

    今天有事耽搁了,到现在才发,很抱歉。

    刘迣被拒

刘迣被拒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