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的狼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吃肉的狼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吃肉的狼

    楼苍之觉得自己栽在宋茴手上不冤,别的不说,光她的样貌就能让人无法保持,更何况天天在他身边软声软语,还不停的各种撩拨他,就是天上的神仙也要着了道,何况他一介凡人乎。

    好吧,以上都是扯淡,都是借口。

    就是抗拒不了她的诱惑,沉迷她的身体,无法自拔。喜欢她箍着他,咬着他,喜欢她在他身下兴奋的浪叫。

    “今晚,天为被,地为床。此处凉亭便是我与茴儿的婚房。茴儿说可好?”

    “茴儿都听姐夫的。”

    难得见她这么乖巧,楼苍之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喜爱,“你的称呼难道不应该换一下吗?”

    “那,茴儿该如何称呼你?”

    “唤我夫君,或者相公。”

    [奸夫要转正了。]

    [男人的三大优点他都占了,转正也无可厚非。]

    [1权,2钱,3颜。]

    [错。]

    [不是吧?我怎么会说错了。]

    [1大,2长,3久。]

    [就,服你了。]

    叶仙仙身子前后不停耸动着,看到飘过的弹幕,差点笑喷。

    有时候,女人的高潮,只要气氛够就能到。

    这样的姿势对她来说不是第一次,所以感觉来的特别快。

    媚肉含住阴茎,配合着他的抽送使劲研磨。

    在越来越忘我中,她的身子几乎躬成了怪异的一个型状。

    楼苍之俯下身,贴在叶仙仙线条优美的脊背上,舌尖四处扫荡,而他的下面全力开动,激烈程度不亚于全力进攻的将军。

    这种激情中,身下的女孩儿在他的肉棒之下咿咿浪叫。那媚肉就像贪吃的小嘴一样,紧含着他的肉棒,严防死守,不让它抽出。进去又马上紧紧缠住。

    楼苍之几乎就要被她含化了。

    他托住一团高耸,半蹲下身,狂风暴雨般的大力鞭挞着她。

    频率太快,太用力。

    本来就是吃肉的狼,素了那么久,见了荤腥哪有不馋嘴的?

    逮住了可不是使了劲的吃。

    楼苍之的速度不见减缓,没有一点缓下来的意思。

    叶仙仙高潮持续的久,身上热气蒸腾的冒出汗来。两人下体的交界处,‘啪啪啪’剧烈撞击着。她都可以想见她的阴门肯定被撞红了。

    叶仙仙死死抓住身下的美人靠扶手,用力到手背的青筋都凸了出来,假如她此时用了内功丸,那美人靠绝对会被她抓成齑粉。

    “斓昔夫君……啊啊啊……啊……要被夫君的大肉棒肏死了……”

    “喜欢夫君用大肉棒肏你吗?”

    “喜欢到不想停。”

    楼苍之眼角挂笑,倏尔膝盖倾了倾,继续保持大开大合的频率。

    肥嫩多汁如大蜜桃的臀部,确实也是多汁,飙出来的水把楼苍之的两个小跟班都打湿了。

    叶仙仙呜呜的发出似哭似欢的高潮音。无力的半伏在美人靠上。粘了汗水的湿发贴在脸颊,完全一副狠狠疼爱过的样子,那么的媚美。

    两个坦诚相待的人儿紧密的拥贴在一起。

    他们并不知道,距离他们不远的一处私宅里。此时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此时夜色深沉,玄月隐于乌云之后。

    卫尊目光看向屋内走动的白面人,从他的相貌和声音来分辨,这人分明是个阉人。卫尊借助风的推力,轻飘飘的落在地面。

    风吹在窗户上,关闭着的窗门忽地开了,寒气森森。

    “谁在外面?”白面男人感觉背后有丝丝凉意。

    “喵呜!”

    一声猫叫。

    属下探身出去看了,回来禀:“是一只野猫。”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时,脚下一软,身子竟以倾斜的姿势压向白面人。

    他的后脑赫然插着一柄树枝削成的木剑。

    白面人尖声呼喝,喝声隐隐发颤:“来人,快来…”

    最后一个音节还未发生,另一只木剑飞向白面人的额心。千钧一发之际,白面人向后一仰,躲过这一死劫。与此同时,随着他的喝声,迅疾的敲锣声,夹杂着人的脚步声,将这边涌来。

    有数十之众,手执火杖,向这间屋子围拢而来。

    谨慎起见,卫尊从袖中取出叶仙仙赏他的锦帕,遮住半张脸,墨玉般的眼眸露出肃杀之色。

    吹在脸上的夜风也有了丝凌厉的凉意。

    卫尊一个空翻身,从黑暗中蹿出,出其不意地扼住为首之人的咽喉,手腕一转,只听咔嚓一声,那人便已断气。

    他甚至来不及痛呼出声。

    ……

    乖怪给大家拜年了。

    新年快乐!

    吃肉的狼

吃肉的狼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