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起来了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被关起来了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被关起来了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被关起来了

    生命未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叶仙仙没有胡乱杀人的嗜好,所以只好乖乖被他们带着走。眼下思惷庵的任务先暂时搁置了。

    范子峘走在她的前头,宽肩窄臀,大长腿,白袍飘飘,很有一种世家公子的范儿。

    这人,从正面看好看,从后面看也好看。反正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玩白不玩,横竖这范子峘是个雏儿,她不吃亏。何况第一眼看到他时,她心里就对他起了淫心。

    穿别人穿过的鞋,哪有穿自己开发的鞋来的爽心。

    走过一个山头,几人来到一处山庄。

    庄头早在山庄门口等候众人了。

    庄内房舍精美,流水潺潺,瓜果飘香,绿藤花架。是个消暑纳凉的好去处。

    但这些与叶仙仙都无关。一入山庄她就被关到了小柴房里。听着窗户缝隙中遥遥传来的笑闹声,叶仙仙往柴垛上一躺,闭上眼睛睡了。

    经过沐浴休整,范子峘几人在水渠旁玩曲水流觞。当酒杯停在范子峘面前时,拈起酒杯,浅浅酌了一口。

    杨冲:“可曾吩咐人给小尼姑送些吃食?

    范子峘端着酒杯晃了晃里面的酒水,“玩这么雅韵的游戏提那人做甚,没得败兴。”

    这杨冲就不理解了。既然范世子那么讨厌小尼姑,为何还将她绑了来?不打不骂,就是把她关了。迟寒等人都有着同样的疑惑。他们不方便问,范茗和范子峘是同族,顾忌没那么多,便问了出来。

    范子峘举着酒杯,走到棋盘山坐定,“我自有我的道理。”

    等叶仙仙睡醒了柴房内已变得黑漆漆一片,偶尔能听到零星飘来的几声丝竹音。外面的喧闹越发显得她这边的凄清。叶仙仙走到门边,推了推门,门是从外头锁死的。刚收回手,门从外面打开了,开门的是个年岁和她差不多的小姑娘,只是看她的眼神颇为不善。

    叶仙仙自问没得罪过她,不知她的敌意从何而来?

    尔后,叶仙仙被带到一间浴房。大澡桶上飘着花瓣,散发出阵阵幽香。穿在身上的僧衣被那姑娘粗鲁的扯去。浑身赤条条的被推搡进了澡桶里。

    对方盯着她胸脯的目光闪着嫉妒之芒。

    她已经沦落到连个山里丫头都可随意欺凌的地步了吗?

    “我自己会洗,不必你侍候了。”

    服侍之人口吻颇有点生硬,“范公子吩咐的奴婢,奴婢不敢不听。”

    碰了个不硬不软的钉子。叶仙现在脾气也上来了。

    “我忍你至今,是因为我的仁慈,你别过分了。”

    在又一次那小姑娘将她搓刷的火辣辣时,叶仙仙手肘一个后顶,将她顶倒在地。

    小姑娘是王庄头的女儿,叫王金莲,平日在山庄过的如半个小姐,自诩容貌过人,还未及笄求亲之人便络绎不绝。但王金莲一个也看不上,一耽搁就过了十六。今天见到范茗一行人,一眼就看中了清风明月般的范子峘,主动凑上前要服侍他。

    结果她看中的范公子始终避她几步之外,不让靠近,还把她打发来服侍这个小尼姑。不就奶子比她大一点,屁股比她圆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这还不算,她还敢推他。

    王金连以袖遮面,嘤嘤嘤的跑了出去。跑到了范子峘面前告叶仙仙的状,“公子爷,那小尼姑忒无礼,奴婢好心去服侍她。她不但不领情,还将奴婢推倒在地。”

    看着她一边哭,一边俨然要走上前的样子。范子峘闻到她身上传来的女人气息,喉头一阵阵翻涌。

    这是隐疾又发作了。

    范子峘快步向后退。

    范茗见状,先一步拦住王金莲。“多大点事,至于跑到爷们儿这边哭诉吗?她推你便是你服侍的不够周到。还不快下去。”

    这个山庄是范家在云白山的一处别庄。因为范子峘的隐疾。范茗特地嘱咐众人,带一两个小厮即可。是以,此次出游一行六人都没有带婢女。范茗想着王庄头这个女儿还算有点眼力见儿,才让她去服侍的小美尼的。结果这点事儿也办不好。害他差点在族兄面前丢了脸面,范茗自然不想看到她。

    范茗找来王庄头吩咐了几句。

    叶仙仙洗完澡,看着边上备好的一身襦裙,从面料款式上看较为普通,应是山庄内某个女眷的衣物,抖开看了看,看不出上过身的痕迹,便放心穿了。

    昨天懈怠了,抱歉

    被关起来了

    被关起来了

被关起来了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