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洗澡这种事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偷窥洗澡这种事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叶仙仙走到刘迣的窗下,对着里面的人道:“大人有需要随时传唤小婢。记得哟!还有啊,五指姑娘用多了,有伤身体。”

    窗门猛地从里面打开,刘迣立在窗下,目光沉的如深秋的潭水,“身为妇人不修德,有伤风化。”

    她纠正:“小婢至今未嫁之身,怎可称妇人。大人您说是不是?”

    “罚你明日操《女戒》《妇训》各抄一百遍。”说罢,刘迣阖上门窗,将少女那张娇柔的脸隔绝在外。却听她说,“大人您这样会单身一百年的。”

    “倘若女子都如你这般,我情愿单身一百年。”

    尔后再无下文。

    第一次被人嫌弃至此,叶仙仙颇受打击。叹了一口气,“唉,就没有一个是省心的。”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就在她叹息完之后,身后仿佛有道极轻微的嗤笑声。

    循着声音过去还查看了番,未有任何发现。

    大概是树叶被风吹起的声音吧。

    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最近是否越来越远疑神疑鬼了。

    忽然,她想到一个可能,卫秋阳去了哪里?是回望崖山了,还是追踪了过来?若是前者还好说,若是后者,叶仙仙手臂上的寒毛都炸了起来,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想到临走前自己说的那番话,她就想拍自己的嘴巴,让你嘴那么欠,走就走呗,还要怼他一句。

    希望不是后者吧!

    但那些糕点,胸前的胀痛,以及方才所听到的声音让她的侥幸不剩一半。

    “卫秋阳你出来。”

    “卫秋阳,我知道你跟着我。躲着作甚,出来聊聊呗!谈人生,谈理想,我都奉陪啊!”

    “你说你,都快40的人了。怎还学你儿子,喜欢躲躲藏藏?”

    叶仙仙就想着诈一诈,但周围静悄悄的,一丝回应都无。卫秋阳没诈出来,反倒把阿境诈了过来。

    “发生了何事?”阿境低声问她,面上全是关心之色。

    叶仙仙心里一暖,若是以往,说不得撩拨一下阿境,甚至贴身跟紧他以寻保护。但她也渐渐看出来了,男人撩的多了,修罗场不会少,麻烦事更多。她决定从今天晚上起改掉动不动就想撩汉的陋习。

    叶仙仙习惯性的就想抬眸对阿境放电,好在水眸刚盈盈一眨就被她收敛了回去,细声道:“无事,你且去睡吧。”

    阿境没有刨根问底,嘱咐了一句有事只管吩咐他,便离开了。

    打发走阿境,叶仙仙在月色笼罩的院中静站了片刻,也抬步向着自己的寝房走去。今天晚上她要死撑住,绝不睡过去。为此,特地去大厨房取了些薄荷,准备用来泡茶醒神。

    迈出厨房没几步,就接到了个新任务,仍旧和刘迣有关。

    ——偷看刘迣洗澡,并看到刘迣的肉棒。

    这么猥琐的任务叶仙仙已经很久没接到了。

    记得当年趴在墙头偷窥老师们的澡堂,那挂香肠的场景,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就不知道刘迣的洗澡场景会是什么样子呢。目前她一共堆叠了四个任务,其中三个都是与刘迣有关,上辈子他和系统有一腿吧?

    许是有了贼心,叶仙仙走起路来都有点轻手轻脚。前几天,她有幸进过刘迣的房间,知晓他浴房的位置。猫着腰,叶仙仙直奔浴房而去。贴上耳朵,在外头听了听,浴房内传来轻微的水花荡动的声音。巧了,时间真恰好。

    偷窥这种事,叶仙仙一回生两回熟,算得上轻车熟路了。手指沾了点唾沫在纸糊的窗上戳开一个洞,贴上一只眼睛。

    下一秒,叶仙仙的喉头开始攒动。

    只见烛光醺黄的浴房内,刘迣背对着她,光裸的脊背上水珠往下滚动。虽然那次叶仙仙与刘迣在马车里有过较为亲密的接触,但他的身子叶仙仙却是头一回见。

    肩膀宽窄适度,腰挺细,臀微微翘起,弧度格外性感。翘起的臀部上面中间那凹陷的脊梁线条实在是美,让叶仙仙一颗色心怦怦乱跳,直咽口水。

    想象中刘迣属于文弱书生一流,想的是他的身段应当偏纤柔瘦弱的。可事实恰好与她的想象相反,刘迣并不瘦弱。

    那修长的腿,那精瘦的腰,是男人中的精品。

    特别是随着他手臂动作时肌肉跟着运动的遒劲感,让叶仙仙看呆了去,脑中浮想联翩。

    螳螂,黄雀

    素了多天的小穴儿里像有无数蚂蚁在爬,不住的发痒。叶仙仙怎么也是阅尽千帆了,但如今看个刘迣的后背就痒成这样,却是不多见的。

    叶仙仙心里默默念着,转过来,快转过来……

    男人的那根东西差不多就那个样子,可她就是想看。叶仙仙的想法很光棍,被她看一看,刘迣的那根东西又不会短一截少半寸。既能让她饱眼福,又能让她完成任务。

    她身子娇小,猫在门窗下并不显眼,只是她的动作委实称不上好看。微弓着腰,屁股腚子往外拱,一只眼睛微眯,一只眼睛则贴在破开的上看着里面刘迣的裸背,嘴角边似沾了可疑的咸水。

    又色又猥琐。

    也就是她这样的样貌,假如换成上了年岁的男人?,这样子简直不能看。

    月色落不了地的黑暗里,一双眼睛将她的举止尽收眼底,眼睛主人的脸越来越阴沉。

    叶仙仙浑然不觉,仍在默默念着转过来,但刘迣今晚跟她唱反调一样,就是不转过来。不仅不转过来,他还坐了下来,背靠在浴桶里,拿起一旁的酒盅细品了起来。

    看这小日子过的,啧啧。

    想看的部位没看到,连性感的翘臀都没得看,叶仙仙只能看到刘迣的一个后脑勺。等了小一会儿也不见刘迣有起身的打算,叶仙仙腰猫的累了,屁股一捧便坐在了地上,等待时间。

    她想,刘迣穿衣服总该起来的吧。

    今晚被自己的小婢女调戏了,刘迣的心情却意外的好,想到她看他时,眼水如布满了海棠花瓣的一湖春水,刘迣的心尖便是一颤,充斥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就像那湖水不停歇的在他心尖荡。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点/U/s/

    或发送邮件到p/o/1/8/d/e/@/g/m/a/i/l/点c(邮箱地址)o(邮 箱 地 址)m(去掉/)

    “大人难道都不需要的吗?”

    仿佛魔音一样的话不住在耳窝子里萦绕。

    刘迣放在水下的那只手在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已是放在了小腹下,握住了那根不知何时起勃发而起的小兄弟。缓缓在水中套弄起来。

    “嗯……”

    等刘迣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忽就想起了小婢女的那番言论:大人有需要随时传唤小婢。记得哟!还有啊,五指姑娘用多了,有伤身体。

    最近似乎真有点多了。

    招她侍寝……

    这个念头如雨后春草,在心头滋生成长。

    一闭眼,少女白生生的大腿,若隐若现的酥胸就在脑海出现,刘迣眼底深处遮不住的火在燃烧。好看的眉眼因为染了欲色,风流尽显。

    “凭我的意志,不信克服不了这点欲念。”

    刘迣想看看自己忍耐的限度到哪,是以毅然将手从从小兄弟上拿开。‘哗’,刘迣从水中站起身,长腿迈出浴桶,只是喘息仍有些不匀。

    窗门外,叶仙仙稍坐了会儿,重新起来将眼睛贴上,果然她所料没错,刘迣起来要穿衣服了,而她也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她想看的物儿。

    直挺挺的,向上立着,颜色不深不浅,恰到好处。龟头圆硕,茎体粗而长,可以想见当这根肉棒插进小穴里是怎样的一种填充。

    这人洗澡怎么肉棒是硬的?莫不是刚才在自渎吧,可也不对啊,自渎了的话,不是应该软下去的吗。

    叶仙仙看的一眨不眨。

    原来,藏在官袍下的男体有着这样的好本钱。不用一用简直浪费啊!

    刘迣他,似乎在娇喘……

    刚刚她离开的那几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听着刘迣微浅的娇喘声,叶仙仙懊悔不已,方才她就应该一直盯下去的。即便系统给了任务完成的提示音,还是觉得有点遗憾。

    述来话长,但从叶仙仙看到刘迣的肉棒到现在也不过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惊鸿一瞥,刘迣就披上了衣服。

    不够看啊!

    叶仙仙不只想看,还想上一上手。

    就在叶仙仙想着该以何种借口去敲刘迣的门时,猛然察觉到身子不对劲了。

    她,无法动弹,浑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能转动。

    惊骇之下,她想到了一种可能,点穴。唯有江湖上的点穴才能做到让人瞬间无法动弹。

偷窥洗澡这种事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