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贫僧玄奘_分节阅读_29

[西游]贫僧玄奘 作者:络弋

[西游]贫僧玄奘_分节阅读_29

      这位小少爷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狠砸了出去,他虽然能力不济到底是只修行多年的真龙,那苍鹰纵然凶狠却也不过是只凡鸟。

    那鹰被石子砸了个对穿,悲鸣一声自空中跌落下来。一同掉下来的,还有鹰爪里的那条蛇。

    敖烈这家伙绝不是什么好人,他满脸好奇的拎着蛇尾巴将这小家伙倒提起来,见这东西虽跟自己的本体有些相似,却无爪无角,想来也不是稀罕东西,刚想丢掉,又觉得虽然不体面但到底是自己的战利品。

    敖烈于是拎着蛇尾巴将小蛇提得高高的,同时张大嘴巴,想丢进嘴里,尝尝这小家伙什么味道。

    小蛇猛地醒过神,这千钧一发之际,它蜷起身子狠狠咬了敖烈一口,然后,趁着这坏家伙痛得满地打滚的时钻进草丛溜走了。

    敖烈纵使是条再没用的龙,他也是条龙。小蛇喝了那口龙血,从此开了灵智,这事情就往着某个不可预期的方向发展了。

    因果既生,缘起,劫紧随而至。

    小蛇化形之后游历人间,正巧又碰上了敖烈。

    一条坦白热烈的蛇碰上一条软弱的龙,究竟会结出怎样的果?

    敖烈口口声声说爱她,却最终抛弃了她。她在那些个等待的日日夜夜里,早已生了心魔,只是理智犹存。

    再她拼着最后一丝理智去千山万水的寻找敖烈的时候,在他远远望见她一眼拔腿就跑的时候,理智的弦终于崩断,她追着他下了海,现了形。

    鬼蛟现世,半个海面都燃起了漆黑的火焰,一蛟一龙在海中争斗,那条龙被烧得遍体鳞伤,水中鱼虾烧死无数,水底一片狼藉。

    她日思夜想的那个男人抖抖索索地躲在他父兄的背后。他抖着手,指着她,厉声道:“天知道这是个什么妖怪!”

    “父亲,这妖物缠着我!”他紧张得面色发白,一字一句都拼了命地要跟她撇清关系。

    “大哥你莫要胡说,我堂堂西海龙王三太子怎么会看上这个妖物!”

    “分明是这妖怪居心不良,对我有所图谋!”

    “这肮脏污秽的东西居然不知廉耻地追来了西海。”

    无数刀兵剑戟刺了过来,水兵们手执兵刃,身披铠甲,神情肃穆,下手便是要至她于死地。

    她在水中挣扎翻滚着,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了大片的海域。

    最后,西海龙王亲自动手将她绑了起来。她被锁链锁住,沉在水底,冰冷的地面贴着她遍体鳞伤的身体。

    她的眼睛死死瞪着那个躲在自己兄长背后的男人,滔天的怒火席卷而上,蒙蔽了她的心。

    黑蛟猛地弹跳起来,蹿了足有数丈高,又马上被瞬间缩紧的链条缚住落回水底,在那条锁链将她缚紧的瞬间,所有人都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小白龙让她吓出一身冷汗,他抓着摩昂胳膊的手不停地抖着。

    那黑蛟倒在地上还在不住的挣扎弹跳着,它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他,那样怨毒的眼神,像是不顾一切也将他置于死地。

    她瞪着那个面目苍白浑身发抖像是恨不得拔腿就跑的男人,这就是她的爱人。

    “她在看着我!她在看我!”她爱的那个人高叫道,声音又尖又细,像是个被吓坏了的孩子。

    再之后,她失去了自己的眼睛,那双曾经被他赞美灵气动人的眼睛。在最后能够见得到光的时刻,她看到了那个人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急于摆脱的秽物一般。

    他父子二人将她锁在了鹰愁涧,让她日日受那万箭穿心之苦。

    可笑的是,这样反目成仇的两个人竟然有了孩子。她的腹部慢慢隆起,那个鲜活跳动的生命正缓缓成型。

    敖烈将她从鹰愁涧立带出来。这个男人摆出一副天真无辜的脸孔。

    之前与她相好是他年少轻狂,他的逃跑是一时无措,让龙王挖了她的眼睛都是始料未及来不及阻止,就连将她锁在鹰愁涧也是一不小心就那样做了。

    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腹部,笑得像个稚嫩的孩童:“你说咱们的孩子会是男孩还是女孩?”

    他温柔的将她拥在怀里,就想之前他们相处时那样,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朵,低声耳语:我想这世上怕是再没有人像你这般爱我了。

    她笑了,那笑容温柔得让人心底发凉。之后,孩子出生了,是个漂亮的女娃娃。

    他开心得快疯了,说话都语无伦次,只是拽着她的手不停的笑,初为人父的情绪在他胸中翻涌着。

    我终于要做爸爸啦,他的眼睛亮晶晶的,连脚步都是轻快地。

    那一天,她当着他的面掐死了他们的孩子,她的手很稳,下手没有一丝犹豫。她转过头,看着那个目瞪口呆的男人,笑得温柔端庄,恶毒非常。

    正当此时,灵山之上,金蝉子双目睁开,那缕神魂重归本体。

    修行上万年,竟是抵不过一段荒谬情缘?可怜人心就是那么古怪的东西,一个想法入了心变再难拔除,更何况是一段凄厉若此的孽缘。

    不到百年时间,金蝉子已是心魔丛生。

    最终,金蝉子跪于佛前,以额贴地:“弟子六根不净,只求下界为人。”

    “你随我修行上万年,岂可轻言废弃?”佛祖不悦。

    金蝉子长跪不起:“弟子有一段尘缘未了。”

    佛祖闭目,摆手道:“你去吧。”

    ☆、第18章 车迟国

    那只猴子为了自己打架方便把我带上了船,害我喝了好几口黑水,那股子腥味留在口腔里迟迟不散。

    呕,现在想起来我就想吐。

    那猴子在一旁嘻嘻直笑,嘲笑我还不算一边还吹牛:“师傅未免太娇气了些,不过喝了两口水,想俺老孙当年大闹天宫之时被太上老君丢到八卦炉里烧了七七四十九天……”

    我凉凉看他一眼,作势要念紧箍咒。

    那猴子立马慌了三两步蹦过来,按住我的手讨好道:“师傅,莫念!莫念!是徒弟思虑不周。”

[西游]贫僧玄奘_分节阅读_29

- 御书文 https://www.yushuwen.com